省平台应该只是平台提供方、技术应用提供方,不能越俎代庖,更不能直接指挥、操纵、代替县级融媒体中心的日常业务与运营。
 
  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提出已经整整一年了。在2018年8月21日的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上,习总书记提出,“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更好引导群众、服务群众。”
 
  一年来,建设热潮一直很高。除了一直以来做得不错的一些县级融媒体中心,如浙江长兴、河南项城、湖北赤壁、江苏邳州等,其他各省市自治区也都在大力推进这项工作。可以看到相当部分的县级融媒体中心恢复了活力,也实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从现实情况看,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中还有几个突出的挑战和问题需要审慎而冷静、实事求是地应对和解决,突破瓶颈,不忘初心再出发,牢记使命再改革。
 
  第一,省级平台谁来搭建?如何搭建?
 
  中央提出“一省一平台”,这既符合实情,也符合融合发展规律。可是到了省一级却出现了各种模式,建设主体有一省一平台的,也有一省两平台甚至三平台的,由几家省媒自发建设并相互争夺有限的县域资源。
 
  其实,一省一平台既能节省投入,也能打通网络孤岛,形成省域范围内资源整合的平台,特别是省域用户数据的集约。多主体建设势必要形成新的“信息孤岛”,造成资源分散、数据分散和治理体系的分割。另外,省平台建设的理念、技术架构和实现功能等方面仍然有待提升。
 
  其实中央已经发布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5个规范文件,提出了非常全面而具体的意见和要求,不过在实际落地过程中,有些省平台的建设理念仍然停留在“传统媒体+”时代,更多的是传统广电、报纸的再延伸,而非互联网思维。
 
  在这个建设理念上,技术架构和功能设计多是停留在传统媒体的业务上,上游的资源融合、技术融通不能完全到位,下游的平台应用和管理运营也没能完全连通,具体表现在省平台的核心架构和功能设计与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具体要求不匹配,服务体系更是相去甚远等。
 
  省平台应该只是平台提供方、技术应用提供方,县级融媒体中心才应该是基层内容、服务、业务运营的主体。省平台不能越俎代庖,更不能直接指挥、操纵、代替县级融媒体中心的日常业务与运营。
 
  省平台建设的这些现状将直接影响到“一省一平台”的政策落地与执行,影响到平台的先进性和效用,并影响县级融媒体中心的职能和作用。
 
  第二,在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建设过程中,省市县媒体的关系如何处理?资源如何配置?
 
  其实,从中央提出的“一省一平台”和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规范等文件中已经可以看出,省平台只是平台的后台建设者和技术服务者,同时需要将省一级的政务资源和服务资源聚合集成到这个平台上,共享给地方,特别是县级融媒体中心。
 
  因此,省平台既要为县级融媒体中心提供技术支持,也要为地市级留有接口。地市级也需要加快媒体融合建设,成为全媒体传播体系中的重要一环。
 
  地市级融媒体中心既可以积极融入省级平台中,也可以建设自有平台,但也需要做到对上与省平台、对下与本市区域内的县级融媒体中心平台的接入与融合。
 
  县级融媒体中心既要基于省平台提供的技术平台实现功能,也要对接市级融媒体中心,将县域内的内容、政务、服务等资源聚合,沉淀用户。只有这样,省市县全媒体体系才能真正建成互联互通、汇聚资源的三级信息平台、服务平台和数据中心。
 
  不过在实际执行中却出现了不少问题,比如有些省平台对县级融媒体中心资源“一平二调”的现象;有些地市级融媒体建设资源被上下两级抽空;省市县只想着拿资源,而非如何向这个平台贡献、共享、聚合自己的资源,“不将蛋糕做大,只想着切蛋糕。”
 
  根据要求,2020年年底县级融媒体中心基本实现全国全覆盖。实事求是来讲,这是一项重大而又艰巨的历史任务,是我国媒体升级换代的重要历史机遇。
 
  已经建成和正在建设的县级融媒体中心既看到了改革的希望和发展的机遇,也正在面临着改革中常有的挑战与转型。大家都希望将这件好事办好,顺利完成这场传统媒体向融合媒体的转型,建成与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相匹配的全媒体传播体系。